重访经典传播理论:21世纪的知沟假说

  在互联网时代中,我们经常会被追问的一个问题便是:那些教科书中的经典理论,如今还安好吗?它们还能禁得起新技术的锤炼吗?亦或是说,它们中的大多数都该选择“退休”,将舞台让给“后浪”?因此,我们决定推介一系列“重访经典传播理论”的文章。

  在今天的推送中,今天推送的传播学者Cecilie Gaziano对于“知沟假说”(Knowledge Gap Hypothesis)的解读。Gaziano是知沟假说提出者Tichnor的学生,同时也是当下知沟研究的旗帜性人物。2017年,她为《媒介效果国际百科全书》撰写了《知沟假说:历史与发展》(Knowledge Gap: History and Development)一文,可以看作是对这一理论的权威梳理与展望。

  在本期推送中,我们为你编译了这篇文章的核心内容,香港六合历史。与你一同“更新”对知沟假说的理解。

  大众传播研究最早的发现之一,便是人们的教育程度与公共知识获取是相关的。基于这一信念,1970年,Tichenor等人提出了著名的知沟假说:“随着大众媒介向社会传播的信息日益增加,社会经济情况较好的人将比社会情况较差的人以更快的速度获取这类信息。因此,这两类人之间的知识沟将呈扩大而非缩小之势。”

  在这里,知识被定义为“通过学习过程获得并记住的信息”。对于知识的衡量有不同方式,可以是“对一个问题的知晓”(知道或不知道的二分法),也可以是“对一个问题的理解”(从非常熟悉到一无所知)。这些概念化操作对应着早期社会学家Robert Park所区分的Knowledge of和knowledge about。在对一个问题的知晓层面,也许可能不存在明显的知沟,但在对一个问题的理解方面,知沟可能会非常明显。

  在Tichenor等人提出知沟假说的论文中,一些数据来自1965年Tichenor在斯坦福大学的博士论文《美国成年人口中的科学传播与知识》。这篇论文更多聚焦的是社会心理学。不过,在知沟假说中,三位合作者却选择了宏观社会学的视角。他们关注人们的教育程度,此后,大多数知沟研究也都将教育作为社会经济地位(SES)的测量指标。需要指出的是,知沟假说适用于公共事务和科学信息,或者说,是具有相对普遍吸引力的信息。相反,对于那些只会吸引特定受众的信息,例如股市行情、体育、花园护理等,知沟假说可能并不适用。

  在解释知沟产生的原因时,www.51549.com。Tichenor等人认为,教育水平更高的人,会拥有更好的沟通技能和阅读理解能力,也更有可能之前就接触过此类话题。此外,研究也表明,受教育程度越高的人,就会有越多的参照群体、更多的人际交往、更多的社会融合。这些因素让他们更有可能和别人讨论公共信息。

  对于最初的知沟假说而言,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大众媒体信息传播系统本身便具有结构分层。例如,科学信息和公共信息往往更多在印刷媒体上发布,因此,教育水平较低的人的接触机会就会更小。当然,不可忽视的是:相比广播和电视,印刷媒体在题材、成本和发行方面,都会更倾向于迎合SES较高的社会阶层。

  当知沟假说被提出时,系统理论在社会科学中正受到广泛欢迎。Tichenor等人也热衷于这一理论。他们认为,知识差距是社会控制的结果。知识是社会权力的重要基础,因此,知识控制对社会权力的发展和维护至关重要。在他们看来。随着国家或社区等社会系统变得更加多样化和复杂化,人们越来越依赖于二级机构寻求信息,特别是大众媒体。大众媒体既是信息的控制者,又是其他社会子系统控制的对象。子系统在交互时可能会产生冲突,而信息控制可能是处理该冲突的一个要素。

  知沟假说提出知之时,美国正处于伟大社会改革期间。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少数群体的偏见是社会的重要议题之一。首先,一些学者认为,知沟假说太过决定论,忽视了的能力,因此有失偏颇。2003年,Everett Rogers将“知沟”理解为传播活动的结果,因此将它重新命名为传播效果沟(communication effects gap)。这样一来,造成知沟的罪魁祸首就变成了信息源,而非(包括少数群体在内的)接收者。

  Ettema和Kline(1977)以类似的方式说: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会主动获知对他们有用的知识。他们认为,动机是知识获取的关键,并提出了一个基于动机差异的知沟假说。这帮助知沟假说从“缺陷论”过渡到”差异论“。Dervin(1980)认为,关注接收消息的失败,无异于指责受害者。她还质疑了传统大众传播的”传-受模式“,认为个体才是意义的制造者。只不过,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看,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所拥有的某些知识,也许并不一定能让他们获得更大的社会权力,或实现阶层的向上流动。

  Gaziano和Gaziano(1999)创建了知沟假说研究的四重类型。其中两个维度的指标分别是:(1)把社会文化现象描述为自然发生的或社会建构的二分法(2)关注个体行动者或集体行动者的二分法。社会建构是指由于个人/群体互动而赋予的概念。社会建构的知识,包含了人们对事物的现实性信念。换句话讲,知识存在于社会环境之内,而非独自生长。Dervin的工作关注个体层面、自然发生的知识。Ettema和Kline的框架是社会心理学的,他们关注个体层面、社会建构的知识。Tichenor等人最初提出的知沟假说,关注集体层面、自然发生的知识。最后一个类别,关注集体层面、社会建构知识的研究,则要等到2009年才出现。

  随着研究的发展,Tichenor等人发现,知沟假说的发生也存在一些条件。例如,社区冲突有助于信息在一个社会系统内更“均匀“地传播。随着媒体关注的减弱,知沟也可能会缩小。甚至,有时并不存在知沟,或者存在反向知沟,也就是说,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比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更了解某一主题。

  在世界范围内,知沟相关的研究已经有数百项。大多数研究倾向于肯定知沟的存在。研究者最感兴趣的是公共事务、选举、科学和卫生领域;其他研究则继续在社区环境中应用这些研究结果,并将其扩展到政治参与中。也有人通过实验方法,试图找到可能改善信息建构和传播的条件。

  教育和动机都很重要。有时,动机和兴趣与社会经济地位有关,但有时又无关。诚然,加强大众媒体的接触和使用可以提高”低SES群体“的知识水平。另一方面,大众媒体如何界定、报道公共问题,也会对知沟的扩大/弥合产生影响。

  曾有研究者相信,与印刷媒体相比,广播、电视更可能有助于缩小知识差距。但这方面的结果并未达成共识。在不同社会中更系统地研究这个问题,可能是一个好主意。高SES群体可能更多生活在印刷环境中,低SES群体则可能更多面对着广播媒体环境。这可能是因为印刷对认知的要求更高,因此更容易被优势群体所接受。

  对缩小知识差距的目标而言,新媒体的引入既是希望,也有阻碍。如果互联网的访问、使用与教育水平相关,那么,知识差异就可能会增加。互联网融合了影响和印刷。前者可能更容易解读,而后者可能更难解码。互联网的使用差别通常被称为数字鸿沟(digital divide)。即使接触的机会增加了,其他障碍可能也不会减少。甚至有数据显示,互联网可能导致了更大的知识鸿沟。也许,随着学校计算机和信息搜索教学的普及,互联网带来的知识不平等将会减少。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政治两极化的加剧,美国公民似乎越来越生活在彼此隔绝的媒体环境之中。一些研究表明,保守派和共和党人倾向于不信任主流新闻媒体,他们认为那些支持和自由派的电视节目充满了欺骗。同样,人和自由派则认为CNN和NPR更加诚实。党派博客可能会放大这些倾向。这种隔绝的信息环境会导致人们对不同观点的容忍度降低、对其他群体的了解减少。

  在两极分化的政治气候背景下,Hindman在知沟假说的基础上,提出了信仰沟假说(Belief Gap Hypothesis)。他将信仰作为因变量,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则是比教育更重要的解释变量。信仰沟认为:随着大众媒介向社会传播的信息日益增加,在持有不同政治意识形态的人之间,政治信念的差距将呈扩大而非缩小之势。

  这种对知识差距命题的新看法激发了许多研究,尽管结果好坏参半。如果我们回到之前所讲的知识的四个维度,Hindman提出的信仰沟,恰恰填补了最后的空白,因为政治信仰恰恰是一种集体层面、社会建构的知识。当然,区分知识和信仰并不容易。有人批评说,在第一篇知沟假说的研究论文中,Tichenor等人其实并没有清晰区分社会建构/自然发生的知识之间的差别。因此,他们将“人类将在不久之后登陆月球”、“是否相信吸烟会导致肺癌”作为信息而非信仰,来测量不同人群之间的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Hindman提出的信仰沟,强调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们经常说,冲突是可能帮助我们缩小知识差距的一个重要因素,不过,似乎Hindman证明了,冲突也会扩大差距,因为不同党派团体无法就知识的含义、谁有资格验证知识、如何解释事实达成一致。

  “知识”的概念应该得到进一步的细化和概念化。在一项研究中可以涉及不同种类的知识。也许我们会发现,公共事务知识方面的差距(如氟化问题)可以得到弥合,但有关氟化的技术知识差距却可能会扩大。

  我们还可以进行更多研究,去关注个体和群体对于数据的错误理解、不准确的信息流、错误信息的传播、信息躲避行为。这些视角在公共卫生领域尤其重要。

  我们需要知道,如果报纸读者群继续减少,那么,这对知识差距的长期影响可能是什么。如果互联网在传播公共事务信息方面超越报纸,那么,对民主政体的影响又是什么?

  信息和社会环境正逐渐变得愈加支离破碎,随之而来的鸿沟,则导致文化、意识形态、宗教和其他领域内部的鸿沟被不断强化与增加。这些过程会使社会群体进一步分化,以至于在“什么是知识”、“什么是社会”和其他一些政治问题上,我们达成一致的难度越来越大。这同样值得我们警惕。

  知沟的原因需要进一步的考察。培养知识获取动机的过程似乎在生命早期就开始了,而且往往与许多社会经济因素有关。贫困会限制父母将情感资源投入到孩子身上的能力,也可能让他们难以获取或使用资源促进孩子的能力发展。在儿童早期,当认知联系正在形成时,这些问题似乎更具破坏性。

  原标题:《重访经典传播理论:21世纪的知沟假说(Knowledge Gap)》

平特一肖| 铁算盘4887一句解一肖| 香港赛马会| 吉利心水平肖平码论坛| 香港蓝财神报玄机图| 管家婆一句玄机解特吗| 香港挂牌历史记录|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报马直播开奖记录| 天一图库总站WWW968七| 护民图库最早最稳|